標籤彙整:統合分析工作坊

mepa_Meta-analysis_20190505_1386
2019 / 12 / 23

以退為進,改變投稿路線迎來轉機!

 

作者:元景診所 曾秉濤 醫師

相關文章:[快訊] 曾秉濤醫師團隊,關於預防牙科治療後產生菌血症的統合分析,獲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 刊登!

 

 

mepa_Meta-analysis_20190505_1386

 

 

你的重要不是主編的重要

 

誠如我在《臨床研究與發表工作坊》另一篇心得裡面提到的,這篇文章從最初構想到出現轉機的過程,是充滿一波多折的曲折之路,直到我們認知到「你的重要不是主編的重要」之後,轉向選擇牙科雜誌才獲得改善。

 

事實上,在選擇雜誌的過程中,不否認我自己在腦海中做了很多腦補,我的邏輯原先如下思考:「這篇文章對於預防拔牙後的菌血症很重要→感染科高分雜誌要接受我們的稿件。」在這兩個項目中間,我們自行加進很多腦補成份,例如說:「這篇文章對於預防拔牙後菌血症很重要→感染科期刊分數很高→我們文章有討論到菌血症→菌血症是感染科相關問題之一→感染科高分雜誌要接受我們的稿件。」

 

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這個推論過程中有許多值得吐槽的邏輯謬誤區,譬如說:我認為「我們文章有討論到菌血症」,而「菌血症是感染科相關問題之一」,所以「感染科高分雜誌要接受我們的稿件」。

 

然而,在感染科的工作流程裡面,菌血症往往是微不足道的問題,因為菌血症是很常發生的一個併發症 (刷個牙就有機會菌血症了),而且就算有菌血症,也未必會造成任何臨床問題,因此對於感染科來說,並不會因為菌血症很常見而花費篇幅討論這個議題。

 

閱讀更多 »

clip_Meta-analysis_20190505_0565
2019 / 12 / 23

寫作到投稿一波三折,如何成就好結局?

 

作者:元景診所 曾秉濤 醫師

相關文章:[快訊] 曾秉濤醫師團隊,關於預防牙科治療後產生菌血症的統合分析,獲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 刊登!

 

 

clip_Meta-analysis_20190505_0565

 

 

我如果說,這篇文章純粹是意外之下的產物,會不會被人圍毆?

 

有在追蹤我的心得或熟識我的朋友,應該都了解我是個擬定題目往往很天馬行空的人,舉凡另一篇刊登在 Sleep Medicine Review 的文章,就是在收到負面回饋之後,突發奇想出現的點子,完全不是事先預料到的結果!

 

事實上,我們這篇刊登在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 的統合分析,也是天馬行空下出現的產物。坦白說,這篇文章最原始的點子是希望探討另外一個(我覺得) 很重要的議題,而那個議題後來完全做不出任何結果,讓我們一度以為可能會前功盡棄,未料在整理這些資料的過程中,我們注意到另外一個現象:這些文章好像很多都和拔牙有關!

 

閱讀更多 »

mepa_Meta-analysis_20191019_0377
2019 / 12 / 17

沒資源還能穩定發表,統合分析是良伴!

 

作者:元景診所 曾秉濤 醫師

相關文章:[快訊] 曾秉濤醫師團隊,關於褪黑激素類藥物用以預防譫妄症之統合分析,獲 Sleep Medicine Reviews 刊登!

 

 

mepa_Meta-analysis_20191019_0377

 

 

Novelty 需要大量資金和人力來實現嗎?

 

「Novelty 是一切投稿的基礎」,我想,有上過新思惟論文寫作課程的人應該都聽過這句話(或是其他各種論文寫作課)。當我還坐在台下,聆聽講師不斷反覆再三提到這句話的時候,我心裡就在想:「廢話,誰不知道有 novelty 就能行遍天下,問題是我現在沒錢也沒人,哪可能會有人、有資源來實現我的 novelty 呀!」

 

隨著時間過去,自從我上完新思惟的論文寫作課程,至今也已經五、六年左右了,我還是跟當時一樣,一直處於沒錢也沒人的狀態,每天寫作論文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是跟家裡拿錢,一人校長兼撞鐘。但是,現在和五、六年前相比,最大的不同在於,我不再會說「現在沒錢沒人,哪可能會有人、有資源來實現我的 novelty」這種喪氣話了。

 

閱讀更多 »

clip_Meta-analysis_20191019_0364
2019 / 12 / 17

從既有發表的不完美,發現新研究契機。

 

作者:元景診所 曾秉濤 醫師

相關文章:[快訊] 曾秉濤醫師團隊,關於褪黑激素類藥物用以預防譫妄症之統合分析,獲 Sleep Medicine Reviews 刊登!

 

 

clip_Meta-analysis_20191019_0364

 

 

研究就像旅行

 

俗話說「山不轉路轉,路不轉人轉,人不轉我轉」,當一條路大家都說此路不通的時候,大部分人都是知難而退、無功而返。

 

然而,如果有少數人發現這條路,雖然陸路不通,但是走水路還是可以通;走水路不通,走空路還是會通,當你成為唯一一個打通這條路線的人,你就會看到別人未曾見過的美景。

 

閱讀更多 »